欢迎来到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常年面向全国招生!

教育局监管 正规办学

学校教育局监管、正规办学,办学许可、
食品卫生、消防资质一应俱全,各部门
都有备案,正规做教育,家长更放心。

全封闭式 军事化管理

学校全封闭式军事化管理,老师教官
学生同吃同住,学校全年无休假,全
托教学,培养孩子纪律意识。

远程监控 家长监督教学

学校开设24小时远程视频监控系统,孩
子入学,家长手机下载远程监控APP软
件,可实时了解孩子在校情况。

有一个特别笨的妈妈是怎样一番体验?

发布时间:2022-06-08 发布人:正苗启德

有一个特别笨的妈妈是怎样一番体验?(图1)

笨,还自以为是,还要求你听她的,还固执。简直生不如死。每天都很想死。

能把你花半年打理好的事情她花两天给你化为乌有,我说的是我结婚的事情,我能干啥呢,我特么抑郁了一个星期

2022.4.25新感悟

我吃了个大亏,具体是什么不说了,总之是耽误我一辈子的事

我突然觉悟了,妈妈太笨是致命的

她会没有认知,没有格局,没有思维,没有对未来一切一切的打算和规划,没有稳定的情绪。

她就大概率会教育出来跟她一样没格局没认知没思维不思考没稳定情绪的儿女,可能作为这种人的儿女会说,不对啊我思考了,但是你仔细想想,你的思考的深入吗合理吗现实吗不局限吗,你的思考的模式都是父母教给你的!当然也有没受这种父母三观影响的幸运儿,我认为这部分并不多。

如果你是男人,娶这种女人你在根儿上就输了,你的孩子,你孩子的孩子以及后代都会被影响。

这种母亲太致命了

而且很多人这种人的儿女是不自知的,没感觉自己三观有问题,因为他们的潜意识脑回路已经被父母塑造好了,每当真我的意识要有所察觉的时候总会用看似合理的接口掩盖过去,然后你又会不自觉的用老三观判断事物去生活工作。或者在碰壁时只是有那么些疑惑为什么自己做不好过不好,怀疑自己有问题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没有人引导你,那你大概率还是被老三观旧用看似合理的接口及潜意识欠着鼻子走罢了。

在经历过痛彻心扉极致羞辱的一些大事之后,一些幸运的人才能觉醒,认知到自己从父母那所继承下来的三观究竟多么的不切实际虚无缥缈可悲可笑,打碎原来的自己,努力控制以前的回路和潜意识,重塑自己。

太可怕了,我父母,特别是我妈真的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会吃饭的行尸走肉,我真的第一次看透她到底是什么。

我36周岁了,走了三十来年弯路才觉醒,我知道很晚了,但我也想以后要好好修炼自己,已经不打算要下一代了,我怕不能教育好他,希望同我一样的人能更早的知道这些,时间就是生命,越早觉醒生活带给你的正向回馈越多。

只有摊上了才能体会吧.我的妈妈特别笨.没脑子不会说话唯唯诺诺还不爱干净而且缺乏常识.

记得小时候她给我买的新内裤都要求我直接穿.因为她感觉是新的.不脏.一直到高中.我才偶然在同学那得知新买的内衣内裤是需要洗一遍再穿的.

吃相难看,狼吞虎咽,弄得满嘴都是,饭粒经常满脸,或者汁液从嘴里流出来,看起来有点恶心,说过她,她拿曾经当过兵为借口,说当兵的时候必须快吃饭,都这样,养成习惯了,但是我看她战友聚会大家都不是这样吃饭的。

小时候她教我拖地.是要跪着拿抹布擦.说这样地面才能拖干净.一直这么清理地面到60岁.总嘟囔腰酸背痛.三年前我给她买了个对夹挤水的那种拖布.她不用说拖不干净用这种的地板容易遗留很多水.对地板不好.呵呵呵.去年搬到新家偶然用了一次发现很好用.类似这种事很多很多.你们想想她生活里有多少自讨苦吃的习惯.

很多常识性想当然东西都是我长大以后学的.她教我的所有经验都是她走过的弯路.例如让我去民办大学不让我读公立二本.嗯.我是民办大学毕业的.她还有封建社会的思想感觉女人就是附属品要干活要忍嫁过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冰箱里乱七八糟很多长毛腐烂的食材.给她买各种好东西保健品跨境食品都不吃不用。不爱洗衣服.穿过的出很多汗的衣服卷一团堆在大衣柜里.一打开衣柜一股子味道冲鼻子.

怕事.出事吃亏被人熊了只会阿Q式自我安慰.爱捡亲戚破烂.什么旧家具家电旧衣服.总说家里穷.养成我自卑的性格.给她买东西不管是什么都要训斥我一顿.最长说的口头语就是别啥都买.别买了.攒钱.

我在补充几点,

我从小用嘴呼吸,打呼噜,呼吸很困难,总感觉吸不够氧气。因为会打呼噜,所以去别人家或者集体活动晚上都不敢睡觉怕打扰别人,住校以后同学也会因为我睡不好,后来因为同寝室的都因为我打呼噜集体排挤我导致我压力大神经衰弱天天睡不好,能持续两三年,后来换了单人宿舍压才好一些,你们知道用嘴呼吸越来越丑吧,她说我用嘴呼吸随她不是病,我27岁的时候去医院做睡眠检测,一晚加起来有几个小时时间是不能呼吸的状态,然后做了手术,但是口呼吸的脸不能恢复了,就是撅嘴,龅牙,人中长,没下巴。

小学四年级左右半夜煤气中毒大小便失禁,其实应该立马去医院吸氧进高压氧舱的,但我妈找私人诊所医生给我扎了好几天葡萄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到太多脑细胞了,至那以后我注意力不集中,健忘,反应慢,说话口吃,学东西慢。

也是小学,跟她一起坐公交车,没坐了我俩站在车中间过道上,车上一个小流氓挤过来摸我下体,她看见以后屁都没放,走到车后门站着去了,你们没看错,她躲开我了,感觉我被猥亵丢她脸?我不知道,后来我自己走到她附近的。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一位母亲看到年幼的亲生女儿被猥亵,为什么会默默的走开远离。

她五十岁退的休,退休后就闲着,啥也不干也没有个人爱好,今年63岁,水,乳液,面霜,眼霜,粉底,分不清楚,需要让我拿笔标注1234,按照顺序抹,她才会用,粉底大家都知道吧,挤出来肉色特征很明显,她用完了以后,我在给她买瓶新的,她就不认识了顺序也搞乱了,经常问我是什么哪个顺序用,连粉底这个词都记不住,就说增白的。经常把眼霜当面霜用。这么多年了现在换一批水面霜粉底,这三样东西摆到她眼前,还是不会用不知道该先用哪个,真的很崩溃。

结婚后,她去我婆婆家次次买四五百的东西,人家来她那就买几十的,让她别那样还不听,婆家人总找各种借口含她过去。她总说婆家家好人好,每次去都捧着人家拍马屁说话,跟外人也说我命好找了这么一家,跟婆家人总说我脾气不好花钱大手大脚,让婆家担待,让前夫让着我,总打压我替前夫说话。给婆家人惯的不像样。后来夫妻矛盾男方会用“”我告诉你妈了”这种话来威胁我。后来前夫出轨了还闹离婚,我被婆婆全家欺负成狗一样,还拿当时我妈说我的话堵我的嘴,说你妈都说你不好,我......你们知道我都要气疯了,我妈知道闹离婚后一句“”我们相信你能处理好”,啥也不管不问,我一个人面对婆家6口,天天被变着花的折磨,谩骂,扣屎盆子,转移财产,满地打滚的闹,连倾述的地方都没有,拖了八个月,我赔了小一百万。离完婚后跟我讲别出去溜达,让我家亲戚知道了丢人,别参加家庭聚会。还说跟我上火了得了胆囊炎。

离完婚后我去外地了,我感觉离她远点挺好的

跟她讲一件事情,讲到完了,问明白没说明白了,然后做的时候全部都不是讲的那样,之后你去问她,她再次重新把以前的事在问你听你讲一遍,然后装作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她自己当时理解错了,其实就是你跟她讲的时候她一句没听懂,还要装懂。交流困难理解不了我说的东西,年轻的时候就没什么罗辑思维,让她理解一件事特别费劲。

我真的很讨厌她很讨厌,我尽量不回她家,过年回去也没什么好说的,呆到两天必定会有争吵,她很幸运找到我爸。

我跟我妈无法沟通,感觉她永远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我跟别人根本不会有这种问题,唯独和妈妈讲话,真的有种无力感。

她喜欢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训斥我,训斥的内容我都已经知道了,只是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打着为我好的名义,讲话尖酸刻薄,然后她骂完了,自己高兴了又跟我道歉,每次都说没有人天生就会当妈妈,我也知道,但是难道不应该像尊重朋友一样尊重只有5、6岁的我吗?那时候的我不曾怀抱一点的恶意,而且我已经16岁了,她却一直犯同样的错误。

她是基督徒,有的时候真的把我逼疯了,就说我被恶魔附身。一开始我尊重她的信仰,但她一天到晚各种洗脑,而且信了还是一样讨人厌,让我真的很排斥。(我不针对任何信仰,只是针对我妈)

跟她讲话的时候总有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真的很无力。我好几次做梦,梦见我用力喊她,但是发不出声音,她也听不见。不管在梦里还是现实,我声嘶力竭地喊,她都听不到,真的好痛苦。明知道那些话令我很受伤,还是照讲不误。我也不知道自己恨不恨她,但我已经不想再跟她说话了。

她双商低、逻辑不顺、讲话各种矛盾、最重要的是不断犯相同的错误。我知道这样说很不孝顺,但依照她的话,这是事实,也是为她好。如果身为妈妈你不认同这番话,那就不要再打着为我好的名义说刻薄的话,我不想再被亲情绑架。

妈妈被保护的太好,小时候有外公外婆溺爱着。

长大嫁人,有我爸爸宠爱着。

即便我出生以后,我妈妈仍旧是被我爸爸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或许过分的宠爱,反而会让人愚笨。

但是这反而会成为,别人伤害她的工具。

1.

我出完差回家,一打开门就看见一对陌生男女在我家客厅亲密地相互喂食。

我直接愣在当场,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连忙退到门外仔细辨认门牌号和楼道。

我妈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暖暖回来了,刚好妈妈买了一条鲫鱼,晚上炖鱼汤给你吃。」

我愣愣地问:「妈,我们家今天有客人?」

屋子里的一男一女终于听到了门口的声音,一前一后走了过来。两人都帮着我妈把菜提到手上。

我妈向我介绍:「暖暖,这是妈妈新交的男朋友,你可以叫他徐叔叔。这是你徐叔叔的女儿,徐可人,你叫她姐姐。」继而再对那两人说,「这就是我女儿暖暖。」

我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内心五味杂陈,好半晌才缓过神来。

我妈给我找了个后爸!

刚才亲密喂食的,是后爸和他的女儿?

这对父女,比我和我爸还要亲密许多。

如果我爸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爸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我妈是总裁的小娇妻。

奈何,我爸在前年因病去世了。

但是,能看见妈妈走出失去丈夫的阴影,我心底里还是高兴的。

我问道:「徐叔叔和可人姐姐是做什么的,在哪里工作?」

徐叔叔说:「我在一家国企上班,薪资不高,胜在稳定。可人在咖啡店打工。」

我弯起眉眼,对他们释放善意:「挺好的。」

直到有一天……

我在工作时,突然收到一条消费七万多的银行信息。

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我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把那一串数字仔仔细细地反复看了好几遍。

我妈用的那张信用卡,是我的副卡。

她在结婚前,有外公外婆娇宠着,结婚后,又有我爸宠着护着。

别看她已经是四十出头的年纪,仍然和小女生一样天真单纯,稳稳的中年版傻白甜女人。

我和爸爸都太了解她了,也正是因此,爸爸把遗产全部留给了我,让我照顾妈妈,而没有直接把钱给她。

属于我妈的那部分,只有我们现在住的那套房子,而且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

我甚至不知道,妈妈当时是怎么同意这个财产分配的。

她说,给徐叔叔和徐可人买了一些衣服。

她还说,买的少了,改天再来逛商场。

听到这番话,我有个不好的预感,那对父女或许只是图我妈的钱。

毕竟他们还没领证呢,就这样花掉我妈七万多块钱,要说是单纯的真爱,我怎么就不信呢?

我深呼吸,顾及到妈妈的感受,没有质问,而是先稳住她:「妈,等这个周末我休息的时候,我们一起逛商场,我来买单。」

听到我这么说,我妈很高兴地连忙答应。

2.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而后深吸一口气,努力冷静下来。

「妈,我记得徐叔叔说过,他是铁饭碗,怎么想开店了,他工作怎么办呢?」

「你徐叔叔在单位被领导穿小鞋,处处受气,我就想让他自己做点小本买卖。」

「妈,那是徐叔叔的工作,您可不要瞎忙活。」

「你徐叔叔也有这个意思,他可以和我一起打理花店。」

我深呼吸,问:「妈,徐叔叔在你身边吗?」

「……不在。」

我太了解我妈了,她刚才的停顿和语气告诉我,徐叔叔此刻就在她身边。

「妈,市区那间铺子我租给了张叔张婶。张叔给我爸开了二十几年的车,别说租房合同还没到期,就是到期了,我也得优先让他们续租。您和徐叔叔另外租一间门面房吧。」

「暖暖,妈妈不是没考虑过老张两口子。但我自己的闺女有门面房,我怎么还能再租别人的铺子呢,这不是平白让人笑话吗?」

「妈,怎么会有人笑话呢?这种事很常见。我有个同事,也是自己家的门面房租给别人,自己再租的啊。」

过了半晌,我妈的声音再次响起:「暖暖,你还在听吗?」

「在的。妈,这事等我回家再说吧。」

「好。」

闻言,我几乎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我妈是怎么了?她以前不会这样的。

3.

我心里着急,下午提前下班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十分。

我刚开门进去,就看到一男一女在客厅沙发上吻得难舍难分,那手已经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我愣了一瞬,幸亏在报警前想起来,那个女人是徐可人,那个男人不认识,一头黄发,应该是她男朋友。

我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那对男女才停下。

徐可人喘着声音说:「呀,是妹妹回来了呀。」

我没理她,刚想直接回屋,就看到沙发边上熟悉的一角丝巾。

我睁大眼睛绕了两步走过来,只见被他们踩在脚底下的丝巾,与我的那条一模一样,怔怔地问道:「这丝巾,是哪里来的?」

「不就是一条丝巾吗,那么小气作甚?」

徐可人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在丝巾上踩了踩,仿佛要踩踏在我心上。

我被气得浑身哆嗦:「这么说,你不经我同意,拿了我的丝巾?」

「是你妈送给我的。」

徐可人立马上前挽住我妈的胳膊,又委屈又撒娇似的:「阿姨,妹妹怪我私自拿了她的丝巾。」

我妈轻轻地拍拍她的胳膊,温声说:「没事没事,我来说说她。」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指着徐可人说:「妈,那是爸爸给我买的,她不但拿我的东西,还踩在脚底下。说不定刚才还和她男……」

徐可人突然扬声打断我的话:「只是不小心掉在地上,踩到了。」

我妈打着哈哈:「原来是个误会。」

我瞬间要炸毛,我妈忙把我推进了房间。

她关上房门,目光复杂地看着我:「暖暖,妈妈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好。」我冷静下来,想听听她说什么。

「你爸爸是个好丈夫好爸爸,我的前半生有他有你,很幸福。可他就那么丢下我们走了,我希望我的下半生也是幸福的。」

我妈板起脸:「暖暖,妈妈不希望你说这样的话。他们是你的继父继姐,妈妈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

我蓦地想到一句话。

有后爸就有后妈。

4.

我暂时不想跟她说话,打开衣柜想拿身居家服换一下。

然而,我一打开衣柜,就看见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

我的房间,除了我,只有我妈有钥匙。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是我妈开门,让徐可人翻了我的衣服。

我扭头看向我妈,她不等我发问,就用一副不以为意的语气说:「上午可人要去参加朋友聚会,没几件好衣服,我就给她钥匙让她先穿你的。」

「之前买衣服花七万多,她没衣服穿?」

「买的都是日常穿的衣服,没有礼服。」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反复告诫自己:这是我亲妈。

或许是见我臭着脸收拾衣柜,也或许是终于知道自己理亏,她帮着我一起收拾。

越收拾,我的脸就越黑。

「毁我几件衣服就不说了,我爸送我的那个包怎么也不见了?」

大概是因为提到了我爸,我妈也沉下脸,说:「那个包,妈帮你要回来。」

我眼眶湿润,提醒她:「那是我爸送我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

「妈知道。」我妈的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我默不作声地继续收拾,没再看她一眼,只能感觉到她灼热的视线落在我的后背。

过了半晌,我打破沉默,说:「以后不要再让徐可人进我房间了。」

「好。」我妈答应我,过了半晌,对我解释,「可人毕竟不是我亲生的,我要是说她的不好,传出去别人会说我苛待继女。」

顿时,我感到一阵无力:「您别忘了我是您亲闺女就行。」

「你这孩子……」她无甚气势地剜了我一眼,而后笑了起来,「是不是吃醋了?妈就你这么一个亲生的。在妈心里,你比谁都重要,包括妈自己。」

看吧,我妈不是不疼我。用我爸生前常说的话来说,我妈是傻得可爱。

四十几岁的人了,也就只有我爸会觉得她可爱。

我只能反复提醒自己,这是我亲妈,她是爱我的。

搜索标签:

原文地址:https://www.txt666.com/hubei/3335.html

早恋、厌学、叛逆孩子管教学校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0700-590
在线招生报名
立即拨打热线

Copyright © 2014-2021 www.txt666.com 汉川市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学校招生对象:8-18周岁青春期存在孩子厌学、早恋、离家出走、亲情冷漠等行为习惯问题,常年面向全国招生
网站lCP备案号: 鄂ICP备19013119号-8 PC端网站地图SITEMAP.XML 网站tags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