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常年面向全国招生!

教育局监管 正规办学

学校教育局监管、正规办学,办学许可、
食品卫生、消防资质一应俱全,各部门
都有备案,正规做教育,家长更放心。

全封闭式 军事化管理

学校全封闭式军事化管理,老师教官
学生同吃同住,学校全年无休假,全
托教学,培养孩子纪律意识。

远程监控 家长监督教学

学校开设24小时远程视频监控系统,孩
子入学,家长手机下载远程监控APP软
件,可实时了解孩子在校情况。

独生女曹茜的不孝史:她的家庭教育,远比你想象的更糟糕

发布时间:2022-05-30 发布人:正苗启德

独生女曹茜的不孝史:她的家庭教育,远比你想象的更糟糕(图1)

“曹茜,你知不知道你的父母都得了癌症,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他们死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联系上你,能再看你一眼。”“他们这么爱你,你却近20年都不回去见他们,你有没有心?”

面对各种尖锐的问题,这位女教授依然云淡风轻,她说“我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回家。”“他们对我近乎变态的掌控欲,压得我喘不过气,我就是为了逃离他们,才背井离乡来到德国的。”

这位女教授和她的父母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呢?让我们一同走进曹茜和曹父曹母的人生。

1979年的一天,一个可爱的女孩降生在辽宁大连旅顺口区的长城街道曹家地村,她的父母给她取名为曹茜。尽管生在那个并不发达,甚至还残留有许多封建思想的年代里,但是曹茜的父母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反而对这个女儿十分疼爱。

曹肇纲和刘红玉夫妇决定这一辈子只要曹茜这一个孩子,并打算倾尽全力去培养她,希望她日后能够摆脱老曹家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成为一个有知识有能力的人才。

从小到大,曹茜都生活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之中。尽管生活在农村里,但曹茜并不像一般的农村女孩那样,需要帮助父母和大人去地里干农活,在家里也不需要洗衣服,做饭,洗碗。

可以说小时候的曹茜,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幸福生活。

除此之外,因为那时候的曹茜体弱多病,经常半夜发高烧,曹肇纲和刘红玉便经常给女儿买各种补品来补充营养,调理身体。尽管买补品的花费很高,经常会让这对农民夫妇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他们还是心甘情愿,乐在其中。

曹茜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她将父母对她的爱都看在了眼里,并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着爸爸妈妈。自从上了小学以后,曹茜就一直保持着非常踏实的学习态度,她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看书和学习上。

这让她每次考试的成绩都名列前茅,后来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地最好的初中和高中。除此之外,在学校举办的各种比赛中,总有曹茜活跃的身影。每次参加比赛,曹茜也几乎都能给父母带回去金灿灿的奖状或者证书。

女儿的刻苦用功和她取得的成绩,让曹肇纲和刘红玉两人十分高兴。尽管他们每天都在为了赚钱四处奔波,但是在看到女儿的成绩单和贴了满满一墙的奖状时,他们的心里都充满着喜悦。这时的曹茜也将父母的辛苦看在眼里。

每当爸爸妈妈干完活回家,曹茜都会坐在他们身边,帮他们按摩酸痛的肩膀,给他们讲各种各样的故事。这是曹肇纲和刘红玉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也或许是曹茜这一生中,对于父母最好的回忆。

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所谓物极必反,父母的爱也不例外。这些年来,曹茜一直生活在父母的关怀之中,但是这样的爱也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烦恼。

据曹茜回忆,自己上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一直都是按照爸爸妈妈的要求在生活和学习,完全没有时间和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仿佛她的生活中除了学习和父母,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曹肇纲和刘红玉对女儿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经常翻女儿的书包和日记本。这样的行为让处于青春期的曹茜感到厌烦,但是做惯了乖乖女的她,不敢反抗。

但是多年的矛盾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之后,终究是会爆发的,老曹家也不例外。

品学兼优的曹茜,最终通过自己的努力超出一本线几十分的好成绩。或许是想要离十几年来珍惜相处的父母远一些,曹茜兴高采烈地填报了三所南方的大学,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但就在她以为自己迈入了新的人生篇章时,高中班主任将曹茜的志愿填报情况,告诉了曹肇纲和刘红玉。

从小就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女儿,却要去遥远的南方上大学,这让曹肇纲暴跳如雷,他回到家对着满心欢喜的曹茜,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辱骂:“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一个女孩子,跑那么远去干嘛?”

父亲的怒骂,如同一盆巨大且冰冷的水,劈头盖脸地浇在了满心欢喜的曹茜头上,把这个本来燃烧着希望之火的女孩,浇得只剩下不满,愤怒,以及绝望。

最终,在父母的逼迫下,曹茜只能把最后一个志愿改成了辽宁师范大学。更加造化弄人的是,她刚好被这所大学录取了。

这样的结果,让曹肇纲和刘红玉二人高兴地流下了热泪,他们认为,自己的女儿终于要有出息了,老曹家也终于可以摆脱世代为农的命运了。

但曹茜本人却并不开心,相反,她非常难过,她再次感受到了父母对自己强烈的束缚和压迫,认为父母一点也不理解自己,还破坏了自己的人生和梦想。在此之后,老曹家的亲子关系,前所未有地陷入了冰点。

曹茜开始不再愿意和父母交流,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曹茜还是被父母送入了辽宁师范大学的大门,但是成为大学生之后的曹茜,对待学习却没有了曾经的态度。

或许是出于对父母无声的抗议,又或许是真的不喜欢这所学校,曹茜的叛逆期就这样开始了,她开始堕落起来。

曹茜在学校里结识了一些家境很优越的同学,和这些同学成为好朋友之后,曹茜便开始跟着他们四处玩乐,还经常夜不归宿。

这段日子里,曹茜经常除了翘课不说,还接二连三地挂科。在挂了六科之后,曹茜突然意识到,对正常学生来说易如反掌的毕业,竟然成为了她面临的一大难题。

又一盆冷水浇在了曹茜的头上,让她从堕落之中惊醒,但她心中逃离父母的愿望,却从未消失过。在认真地思考之后,曹茜决定出国留学,这样她不仅不需要面临无法毕业的问题,还能做到真正地逃离父母的掌控,这对于当时的曹茜来说,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所以在大三快结束的时候,曹茜向父母提出了出国留学的事情。这件事情一说出来,曹肇纲和刘红玉就傻眼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劝动女儿,留在辽宁本省上大学,现在好了,女儿突然又要去离家更远的国外读书。除此之外,更让老夫妻俩头疼的,就是曹茜出国留学的学费了。

提及出国留学,那么学费自然就是不可回避的话题,面对着女儿提出的七万元学费,曹肇纲和刘红玉只感觉头疼脑胀,十分绝望。

原来,这些年来,夫妻俩的收入并不高,很多时候都只是勉强能维持生活的状态,两人的所有存款加起来,一共也才一万多元,那么剩下的六万元从哪来呢?曹肇纲看着坚定无比的曹茜,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事实上,曹肇纲和妻子也感受到了填报志愿一事对于女儿的伤害,所以这一次女儿要出国,他们已经不敢拒绝了,走投无路的夫妻俩,只好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

遭受了无数白眼的曹肇纲,说尽了好话,终于借到了六万元,再加上自己和妻子这些年的一万元积蓄,终于为女儿凑齐了七万元学费。

这位饱经风霜的父亲,将这沉甸甸的钱交到女儿手中,将女儿送上飞往德国的飞机后,又一次流下了泪水,却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

而另一边,怀揣着梦想和希望,只身来到异国他乡的曹茜,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的恶意和离家太远的难受。作为发达国家,德国的消费水平和物价要远远高于当时的中国,到了德国之后,曹茜突然发现,就连自己日常吃饭的费用,都成了一个不小的负担。

对于已经拿出了全部积蓄的曹肇纲来说,每次女儿向他要钱,他都只能出去问亲朋好友借,不仅要遭受许多冷眼不说,女儿除了要钱之外,也不关心父母二人过得怎样,这让曹肇纲夫妇寒了心。

父亲的辱骂,让曹茜一时间大脑空白,她缓缓放下手中的听筒,沉默许久,说道:“以后我就是死,我也不找你们。”

而曹肇纲夫妇却一直在等待女儿的音讯,曹肇纲也一直后悔自己对女儿说出了那么重的话。但是天下没有后悔药,尽管他们一年一年地等着,曹茜终究还是没有再联系过他们。

但是可悲的是,当工作人员到曹茜住处去找她时,她连门都不想开,并表示自己不想和父母再有任何交集。

这样的结果让曹肇纲夫妇再一次伤透了心,他们只能回到家里,等待女儿的回心转意,期待她能够想起年幼时在家的那些美好,期待她能回到父母的身边。

可谁也没想到,这一等,时间就又过去了二十年。

转眼间到了2020年,曹肇纲和刘红玉没有等来女儿,却双双等来了癌症。俗话说,麻绳专挑细处断,命运专整苦命人,这话半点不假。

本就生活清贫,债台高筑的曹肇纲,竟然患上了肾癌,而刘红玉也相继被查出了乳腺癌,这让这个本就缺了一个角,在风雨之中摇摇欲坠的小家,一时间跌入了更大的风浪之中。

生病之后的曹肇纲夫妇,失去了工作的能力,只能靠着每月1030元的低保度日。而且除了要买昂贵的抗癌药外,他们还要还债,如此一来,老两口每月的生活费,加起来不过一百多元。

很难想象,曹肇纲夫妇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经历着多么大的苦难,而他们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最后的心愿便是,能再见女儿一面。

可曹茜此刻,已经不是曹茜了。昔日的曹茜,已经改了名字,加入了德国国籍,成为了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终生教授,结婚生子,过上了优越的生活。

在听到父母患了癌症,想见她最后一面的消息之后,曹茜却没有露出任何紧张的神色,相反,她仿佛在听陌生人的故事一般云淡风轻。还对前来找她的华人说:“我没空回去看他们,我工作很忙。”

据说在曹肇纲夫妇去世之后,有人将曹茜的所作所为告发到了她的单位,她也因此被慕尼黑大学停职。

且不说曹茜的前途因为不孝而毁于一旦,单从与父母和原生家庭的关系来说,曹茜的人生是失败的。尽管她的父母在对她的教育上存在着许多的不当之处,比如不尊重孩子的个人意愿,过分溺爱孩子等。

但是在自古讲究“百善孝为先”的中国,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对于生养自己的父母,我们无论如何都应当给予他们相应的回报,而不是像曹茜这样,跑到国外之后就忘了本,即使父母病死也对他们不闻不问。

而如今的父母们,也应当借曹茜的故事,来反思一下自己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否妥当,会对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等问题,以避免与曹茜类似的故事发生。

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亲子关系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父母和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应该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创造美好和谐的家庭和未来。

搜索标签:

原文地址:https://www.txt666.com/hubei/3335.html

早恋、厌学、叛逆孩子管教学校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0700-590
在线招生报名
立即拨打热线

Copyright © 2014-2021 www.txt666.com 汉川市正苗启德青少年特训学校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学校招生对象:8-18周岁青春期存在孩子厌学、早恋、离家出走、亲情冷漠等行为习惯问题,常年面向全国招生
网站lCP备案号: 鄂ICP备19013119号-8 PC端网站地图SITEMAP.XML 网站tags页